張丕麟最高顧問

Pozzyboy (20161124 )

有關六房媽過爐活動籌備各股溝通事宜是於農曆三月的最後一個星期由爐主召集各股的老大舉行「大爐會」,但因但因爐主每年更換,為了能分擔爐主連絡各股的工作,於是在民國55年的大爐會設立召集人一職由張丕麟擔任,以方便各股之連繫,並協助爐主於大爐會報告過爐事宜。


風雨故人來|104年六房媽過爐點點滴滴

徐雨村(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43)

今年的六房媽過爐是在5月31日(農曆4月14)舉行。為了這一天的各項活動,新任爐主早在一年前就展開籌備。若要說爐主跟信眾最擔心過爐當天發生什麼事情,應該就是下大雨。今年上半年台灣適逢大旱,終於等到梅雨來解渴,然而過爐當天卻來了一陣暴雨,這將成為過爐參與者恆久的記憶。儘管遭逢天候影響,信眾依然堅定地陪伴六房媽,如期完成這段旅程,而且在精心策畫的儀式程序襯托下,今年的過爐儀式格外莊嚴,且讓參與者感到受尊重。


居無定所的飄泊女神:六房媽過爐

張靖委(引自民俗亂彈 http://think.folklore.tw/posts/738)

您有沒有注意到,農曆三月媽祖生過後,開車行經高速公路斗南至虎尾交流道間,或是在雲林縣境內的省道、縣道路旁,會有許多的廣告寫著「六房天上聖母」六個大字,若您仔細看還會寫國曆與農曆的過爐大典日期,怎麼三月過後雲林人還在繼續瘋媽祖?您是否好奇過「六房天上聖母」是何神祇?


六房媽與土庫

黃漢偉(引自數位典藏觀察室 http://content.teldap.tw/index/blog/?p=4105)

「六房媽姑婆足靈驗,會保佑你順利。」長者面帶微笑,雙眼發亮有神地說。
六房媽是輪祀於雲林斗南、土庫、五間厝、大北勢、過溪等五股之間的女神,沒有固定建廟而是依序供奉於五股之間,每年「過爐」儀式顯現歷來爐主與爐主的交接與傳承。根據扶鸞的傳說,林氏六兄弟因為拓墾而輪流奉祀著這位神祇,姑且不論傳說的真偽或女神的真實身份,這樣的傳說維繫了這幾個地方的人群網絡,也滿足信徒解釋六房稱謂的心理,保留了民間信仰的神秘與想像。


熟悉的陌生人|漫談雲林六房媽長期研究

徐雨村(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259)

長期研究是人類學家的美夢之一,沒想到自己也開始遇到這樣的議題。最近如火如荼忙著雲林縣政府的「雲林六房媽過爐」調查研究案,回首來時路,自從我參與六房媽過爐至今,已匆匆過了24年。
話說1991年,我在人類學洞洞館裡當個快樂的大二學生,瘋狂地到文學院圖書館借閱貼有「特種資料、限制閱覽」的簡體字書籍,窩在1955年以美援興建,卻有日式澡堂的男十一舍。當一位人類學學生,就算能讀萬卷書,也得行萬里路。那年的四月有幸隨著中研院民族所張珣老師參與了大甲鎮瀾宮往新港遶境進香,有史以來請假長達八天。想當年,大甲遶境進香的政治味沒像今天這麼濃,至少當年的總統阿輝伯沒有捧著大甲媽上轎。

活動訊息

整理中~~~~